腾讯·大楚网- 资讯- 社区- 娱乐- 宜昌- 微博- 视听- 体育- 财经- 理财- 房产- 汽车- 家居- 旅游- 健康- 时尚- 交友- 吃喝- 电商

当前位置:首页> 在线教育火爆后也有隐忧

在线教育火爆后也有隐忧

来源: 京华时报     发布时间:2015年05月08日    浏览:14043次

在线教育火爆后也有隐忧 

 

一个多月前,A股第一高价股纪录被上市一年多的全通教育刷新,其股价一度涨至348元。虽然全通教育多次提醒其股票动态市盈率高达748.20倍,与公司所处行业偏离较大,且公司在线教育业务市场拓展可能存在不达预期的风险,但其股价还是长期高居300元以上。

 

如今的在线教育领域,除了新东方、好未来、学大教育等一票老牌教育公司,还有百度、阿里巴巴、腾讯、欢聚时代等一大帮互联网玩家,甚至大唐电信、科大讯飞、拓维信息等非互联网企业也已入场。不过在外界看来,在线教育虽然看起来很美,但其发展还只是处于初期,规模偏小、同质化和概念炒作严重都给行业蒙上了诸多不确定性。

 

□现象

 

在线教育板块行情火爆

 

在线教育概念成了助推股价的神器。前天晚间,科大讯飞公告显示,拟以不低于31.46元/股的价格,非公开发行不超过6840万股,定增21.5亿。按照科大讯飞的说法,其将用18亿加码在线教育,受此消息影响,昨天科大讯飞股价涨停,收报49.8元/股。

 

受益于在线教育的股票远不只这一家。在A股上市公司中,拓维信息、立思辰、华平股份等都是软件服务和信息系统整合提供商,不断通过外延式扩张拓展在线教育业务。以全通教育为例,上市之初其主要收入还来自家校服务平台“校讯通”业务,属于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但由于它是A股唯一被冠以“教育”字样的公司,加上全通教育启动多宗教育领域重组,其股价开始坐上火箭。

 

中投顾问文化行业研究员蔡灵说,受益于国家对教育信息化的关注程度、政策力度不断提升,以及在线教育目前的市场热度较高,从今年1月开始,在线教育板块便步入单边上涨行情,至今涨幅高达99%左右。自4月中旬,随着大盘出现调整,在线教育板块的上涨速度才有所放缓。

 

在在线教育红火的背景下,A股已经成为教育类公司上市首选。截至目前,已有华图教育、华博教育、北教传媒等10余家教育企业在新三板挂牌。借道新三板,寻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再转移到主板,成为这些教育企业的新选择。

 

□现实

 

在线业务其实业绩平平

 

与公司股价疯狂飞涨形成对比的,是在线业务业绩平平。根据全通教育发布的财报,今年一季度其增收不增利,营业收入虽上涨30%至4911.44万元,但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仅有569.67万元,同比下滑22.71%。而具体到给全通教育带来在线教育概念的全课网,财报显示,截至2014年末,仅有约1.4万名老师、超100万名学生、超320万名家长正在使用。

 

至于老牌教育企业,根据新东方财报,今年一季度,其在线直播平台新东方在线业务营收1020万美元,同比增长39%,占新东方总营收接近4%。教育行业的另一家龙头企业好未来,2014年第四季度在线教育业务收入同比增长72%,约占集团营收的4%。

 

学大教育自2014年开始确立O2O转型模式,实施e学大战略,助推线下业务变革,经过近一年的发展,截至目前,其在线学习平台e学大注册用户也只在100万左右。

 

在线教育诸多难题待解

 

传统教育企业积极转型,互联网巨头也在深耕教育。据记者了解,当前百度、阿里巴巴、腾讯、欢聚时代、360、网易、金山等互联网公司也都已涉足这一领域。而另一方面,在线教育领域的创业热度不减。来自融资服务交易平台投融界的数据显示,在2013年-2015年期间,在线教育项目数量呈现快速增长态势,2013年在线教育项目740个,2014年增至2058个,而2015年前三个月的项目数量就超2013年全年总量达811个,平均每天有9个在线教育项目发布。

 

然而纯互联网教育企业并不被看好。在华图教育董事长易定宏看来,在教育领域,师资资源最重要,资本进入纯互联网教育胜算不大,纯互联网教育企业往后融资会越来越难。

 

互联网教育研究院院长吕森林表示,2013年和2014年在线教育投资火、创业火,但实际上应用层面并未火起来,近一两年在线教育发展都还处于初期。吕森林指出,据互联网教育研究院估计,当前在线教育从业企业在2400家-2500家,从业人员8万到10万,相应的教育课程也达数十万门,但用户能过亿的在线教育公司非常少。在盈利问题上,目前各家在线教育企业都处于跑马圈地阶段,还没有出现一到两个主导者。

 

吕森林称,同质化严重也成为当前在线教育行业面临的问题之一,比如做中小学在线直播的公司有几十家,做题库的有猿题库、学霸君、梯子题库等等,同质化竞争会导致很多公司转型,小公司将被并购。

 

□预测

 

2015年加速优胜劣汰

 

据在线教育网站芥末堆统计,截至2014年12月,倒闭或转型的在线教育企业多达60家,其中早教类11家、K12(基础教育阶段)类12家、英语(课程)类9家、职业类5家、出国留学课程4家、服务提供商5家、其他平台13家。其中最典型的是世纪佳缘创始人龚海燕在一年半间先后推出的三个在线教育网站,因战线过长,2014年9月她关闭了K12领域的免费共享教育资源的梯子网,以及K12直播互动的收费教育网站那好网。2015年1月,龚海燕最早创建的一对一外语培训平台91外教被51Talk整体收购。

 

方创资本副总裁迟耀明认为,在线教育领域创业失败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细分市场没找对,二是没有用互联网方式解决好教育问题。他分析,如果说2014年是在线教育初创企业获得融资的爆发年,那么2015年资本则主要投资在业务趋于稳健、用户黏性得到证明的公司上。2014年是百家争鸣,2015年是加速优胜劣汰。

 

吕森林则指出,教育行业需要很长的投入期,一些公司太着急了,对在线教育的理解不是很透彻,一段时期不见成效就不会再跟进,此外还有部分项目商业模式不清晰,最终导致失败。在他看来,2015年在线教育项目会加速优胜劣汰,K12将是重灾区,在未来的三到四年间真正的产业格局将会初步定下来。

 

职业教育将成热点

 

到底用户对在线教育的接受度如何?根据企鹅智酷发布的2015年互联网跨界报告,在其调查的25930个样本中,有半数用户尚未接触过在线教育,超过一半的用户表示对在线教育满意度一般。而具体到在线教育的具体产品,语言、技能和职考三类在线教育渗透率最高,其中,技能、职考类教育在二、三线城市的渗透率还高于一线城市。

 

艾媒咨询CEO张毅说,虽然全通教育的股价走势确实体现出被市场过度爆炒的情况,但由于在线教育可以解决公平性、地域性、时间性、内容丰富性等问题,学历教育、职业资格教育、婴幼儿启蒙教育依然有刚性需求。

 

吕森林也持类似观点。在吕森林看来,在当前在线教育企业从事的领域中,K12、职业教育、语言学习和技术是热门领域,职业教育具有非常明显的优势,职业在线教育可以大大节约受众者在交通、时间上的成本,此外,基于高薪职位和职业前途的晋升等强烈需求,成人对于在线学习的接受度较高,同时成年人的自控能力和学习能力较强,更愿意付费。预计职业教育的市场格局将能更早地定下来。

 

迟耀明建议,在线教育创业者应在商业模式上找到一个足够“尖锐”、能抓到用户痛点的角度切入,垂直类项目仍大有可为,如幼儿园教育的信息化管理,以及艺术、体育等领域的兴趣学习。

 

教育股红火存一定泡沫

 

蔡灵认为,在“互联网+”国家战略的推广下,在线教育的确存在较大发展潜力,但不可否认的是,当前教育股在资本市场的红火景象存在一定泡沫。“当前在线教育股的市盈率普遍较高,全通教育的市盈率甚至高达六七百倍,但实际上比较合适的市盈率在30%至50%之间。”

 

以全通教育为例,一方面其业绩无法支撑股价,另一方面其校讯通业务面临整顿存在风险。据记者了解,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家校互动信息服务收入占全通教育营收的90%以上。但近期,国内多省市对校讯通业务进行清理整顿,要求学校和教师不得以“校讯通”等信息管理服务手段取代教师家访、布置作业、发布通知等正常教育教学活动,防止学生因未参加“校讯通”业务而受到影响。

 

在新东方CEO俞敏洪看来,重视教育概念是好事,但靠炒作并不能把教育做好。一哄而上炒作最后吃亏的肯定是小股民。

 

迟耀明则认为,不久前被爆炒的全通教育背后有做市商的身影,因为像在线教育、互联网医疗、新能源这些题材在A股市场是热点,本来很容易被炒作,这并不代表整个行业受资本青睐的程度还处于疯狂的状态。

 

□分析

 

在线教育发展空间很大

 

到底在线教育有多大的前景?行业内也持不同看法。在不少传统线下机构的老师看来,对于自制力较差的中小学生来说,在电脑前上课效率不如线下,在线教育只是一个概念。但在俞敏洪看来,互联网的发展打破了教育的门槛,让教育无处不在,但也让教育成为互联网的最大受害者。他认为,线上和线下业务的区别在于年龄,对于18岁以下的孩子,还是需要强制性地把他带入某种特定的环境中去,让他完成必须完成的任务;但18岁以上的人群,从心里想学东西,使用互联网学习就没有问题。

 

张毅则指出,当前我国教育行业支出与GDP的比值仅为3.6%,是发达国家的一半左右,与印度、泰国等发展中国家相比也有较大差距。以美国为例,美国教育支出占GDP整体的9%左右。考虑到中国经济的极大体量及GDP增长情况等,2017年时我国教育整体支出至少还有一倍的发展空间,到2017年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将达2860亿,未来5年在线教育复合增长率将达31.7%。

 

□从业者说

 

自主创业生源是关键

 

“在线教育的优点很多,对于教师创业来讲,成本比在线下创业成本低得多,打破了时间和空间限制。”有12年授课经历的前新东方老师苏巍说。

 

跟以前备课、上课较为单纯的教育工作相比,辞职后苏巍需要自己做课程推广,现在他已经可以熟练利用微博、微信、QQ群做推广,因为在新东方时已小有名气,他招生并不太费劲。在他看来,流量和招生问题是阻碍许多老师在线上授课的最主要因素,老师需要自己想办法做营销,但是市面上大多数平台依然没有很有效地解决招生的问题。

 

原环球雅思英语老师小陈去年起辞职单干,从事一对一英语培训。小陈的工作室依靠原有口碑有不少生源,不过她对网上直播上课兴趣寥寥。“我认识的一些人现在要搞网上上课,基本上都把精力放在营销上,并没有好好钻研业务,但并不是每个老师都喜欢这种广告化的方式。”